天津 > 天津新闻

天津这件大事在全国率先完成,效果如何?

来源: 百家号
2019-09-21 12:48 
分享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导言:加快建立健全党组织领导的现代乡村社会治理机制,夯实党在农村的执政基础,是实现农村社会长治久安和乡村全面振兴的必然要求。采取村党组织书记和村委会主任“一肩挑”,将强化党组织在乡村治理中的领导作用。2019年中央一号文件要求,全面推行村党组织书记通过法定程序担任村委会主任。

去年天津3538个行政村换届,100%实现了村党组织书记和村委会主任“一肩挑”。这件引发基层治理深刻变革、事关执政“根基”的大事,天津在全国率先完成。换届一年了,效果如何?解决了哪些问题?有没有新问题产生?请看天津海河传媒中心记者的调查。

“他们闯出了新路子”

推开滨海新区杨家泊镇李自沽村委会的大门,记者看到了一张张年轻的面孔,这个村的两委班子平均年龄只有35岁,80后占了大多数。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张强只有31岁,土生土长的李自沽人,曾在澳大利亚留学,后来放弃了外企的工作回村创业,去年经过党员和村民们选举,成了村里的“一肩挑”。

村党支部副书记李艳飞今年32岁,和新“两委”的其他成员相比,他在村党支部任职时间最长——25岁时,他是村党支部的支委;28岁,他成了上届村党支部书记。当时跟他搭班子的是位60多岁的老主任,俩人意见经常不统一。有时候为一件小事,两委班子就能“呛”好几天,最后常常不了了之,有些涉及全局和村民利益的事就这样耽误了。李艳飞说:“村里老百姓抱怨,我也不能说背后的苦衷,说了也无法解决。”

去年,全市村级组织换届结束后,李自沽村和其他村一样实现了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一肩挑”,这支年轻的团队每个人的分工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明确。李艳飞说:“我们都是同龄人,大伙坐一块商议,最后由张强统一安排,给谁的工作就谁去干,干完了回来汇总,效率非常高。”

在新两委班子的带领下,李自沽村迅速完成了煤改气工程,开始一系列村级环境整治,不仅如此,这些年轻人还引进了一个“渔光一体”项目,村外的鱼塘上立起了一个个光伏板,鱼塘上面可光伏发电,下面坑塘里搞水产养殖。去年底,企业一次性付给村里10年的土地租赁费,李自沽村一下子就增加了4300多万元的集体收入,全村村民按人头每人分到了3.5万元。不仅如此,企业还以每亩200元的价格反租给养殖户,而过去的租金是每亩1000多元。这样一来,养殖户可以继续干养殖,还节省了承包费用,而企业一年可生产6000万度电,一举多得。70岁的村民李学存说:“一开始怕孩子们年轻干不好,可现在看来是年轻有为,闯出了新路子。”

这一年,发生变化的不仅仅是李自沽村。

在静海区子牙镇最大的村庄东子牙村,“一肩挑”王立新带领村“两委”先后制定东子牙村两委日常工作制度、重大事务决策和监督程序、党务和村务公开等17项制度。新引进的烟薯种植项目取得阶段性成果,将给村民们带来收入和就业机会,还有21个人递交了入党申请书,其中6人已发展为入党积极分子,76%是35周岁以下的年轻人。

在西青区张家窝镇西闫庄村,村“两委”创新性地提出“村民议事会”制度,实现了在党的领导下的村务共商、村民自治。依托这一制度,村里不仅处理了包括垃圾回收、僵尸车处理、社区花园建设等150多个大大小小的问题,还商议成立了一家绿化工程公司,壮大集体经济的同时也解决了70个村民就业问题……

这一年,3000多位新一届村党组织书记兼村委会主任们,作为新时代农村基层组织“当家人”,正悄悄引领着一场农村基层治理的深刻变革。

治与乱,关键在“带头人”

村看村户看户,群众看干部。

记者曾四次到蓟州区渔阳镇杨各庄村采访,这个看似平静的村庄,正在发生全新变化。之前的十几年,杨各庄村委会主任一直由一位叫王贵(化名)的村民长期担任,他在村里有一支雄厚的宗族派性力量,和有些村庄的情况一样,村“两委”意见也经常不统一,但不一样的是,只要村党支部书记不合王贵的意,就会挨打。王贵在任期间换过4任村党支部书记,后来村里没人敢当书记,镇里派来的干部也被他打跑了,这个位置自此干脆就一直空缺。

杨各庄村原坐落在于桥水库附近,1959年搬到地处蓟州中部平原的渔阳镇,在蓟州城区边缘。随着城市化进程加速,有2000多户村民的杨各庄慢慢发展成为典型的大型城中村。村民中很多是外地打工者,但提起王贵,桩桩件件都刻在杨各庄的村民们心里,“村里脏乱差,没人管”、“政府给村里修路,他必须得捞一笔,否则不让弄”,“村委会大院里是聚众赌博打架的场所,没人办公”。

在王贵任村主任期间,村民王志军既是村民代表,又是理财小组成员,对村“两委”有监督权。据王志军回忆,王贵的弟弟曾经包了个项目,需要15000元的开支,王贵想从村集体拿这笔钱,找到王志军签字,遭到了拒绝。当天晚上,王贵指派了7个人拎着铁棍子到王志军家把他打了一顿,受伤的王志军住进了医院,这些人又追到了医院,在医生的劝阻下,王志军才免得再次挨打。

“我们也想换掉他,但没成,”村民王占辅回忆说:“2007年选举,王贵提前给每个村民发了300块钱超市卡,所有人都编上号了,谁不选他都能看出来。”今年75岁的老党员徐玉田在2007年那次选举当天是发票员,他说:“村里有个候选人对王贵构成威胁,结果他们那伙人到现场把选票箱给踹翻了。这还是共产党的天下吗?!”

徐玉田这愤怒的质问,恰恰道出了乡村治理中一个根本性的问题:基层政权是不是还在党的领导下。

去年换届期间,经过蓟州区委部署,组织、纪检、政法三个部门同时到杨各庄,将杨各庄所有信访举报件起底,彻查杨各庄的所有问题。年底,王贵被开除党籍,今年,王贵和他的两个儿子被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

同样是在蓟州区渔阳镇的一个村庄,原党支部书记于某2002年开始担任村党支部书记,慢慢发展成为了“村霸”。他利用职务之便,提前获知了拆迁的消息后,组织人在村内抢建房屋,以违规建筑获取拆迁补偿款300多万元。2010年开始,于某成立贷款公司高息放贷,让其“手下”以殴打、威胁、等手段 “讨债”。2011年7月选举村党支部书记,于某通过组织村民旅游,操纵选举。公安蓟州分局历经5个月缜密侦查,去年底摧毁了这一涉黑组织。

渔阳镇是蓟州区村庄数量最多的镇,蓟州区又是天津村庄最多的涉农区。记者了解的这两个村子的情况,虽然是近年来发生在天津农村的极端个案,但其中也表露出天津乃至全国农村中一段时间普遍存在的一些现象:党组织软弱、村级管理混乱、黑恶势力活动猖獗,导致乡村治理失范,这些基层治理的乱象归根到底都指向“带头人”,或者出了问题,或者不起作用。

“我村主任是全村村民选出来的,你村书记就是那么几十个党员选出来的,我凭啥听你书记的?有的村子就逐渐形成了谁霸道谁就能说了算的局面。”蓟州区渔阳镇党委副书记林雪森道出了一种有代表性的看法。

目前,村“两委”的职责,由《中国共产党农村基层组织工作条例》和《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分别规定,党支部行使对村务工作的领导权,村委会行使各项村务管理职责,但并没有就党支部和村委会的具体职责权限做出明确划分,也没有对村务工作运行机制做出具体、可操作的规定。

天津这一轮换届选举前,全市3538个行政村中有85%不是党组织书记、村委会主任“一肩挑”,近半数村委会主任不是共产党员。也就是说,党组织书记是一个人,村委会主任是另一个人,遇到矛盾了,究竟该谁听谁?毋庸讳言,这在中国农村发展情况总体向好、但困难和挑战日益复杂的今天,越来越成为一个问题。如果不改变这种局面,不仅乡村全面振兴无从谈起,更会影响到政权根基的稳定。

日前,中共中央印发了《中国共产党农村工作条例》,要求各地区各部门认真遵照执行。这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首次专门制定关于农村工作的党内法规,其中提到“要加强农村党的建设。村党组织书记应当通过法定程序担任村民委员会主任和村级集体经济组织、合作经济组织负责人,推行村‘两委’班子成员交叉任职。”

中央的这项任务,天津去年已经率先完成。一年来的实践证明,村党组织书记、村委会主任“一肩挑”,让党对农村的领导地位回归了正位,让党的政策真正落实到“神经末梢”。

一次难度最大的换届选举

一年前,天津这一轮村级组织换届选举曾面临着空前的难度。

其实,加强党对农村的领导,早在党的十九大后就开始行动了。蓟州区委书记于立军是十九大代表,2017年10月底回到蓟州向大家宣讲十九大精神时,他就开始“熏”推行村党组织书记通过法定程序担任村委会主任这件事了。天津话的“熏”,是不同场合反复提的意思。

2018年4月2日,天津市村级组织换届选举工作会议召开,目标就是全面推行村党组织书记通过法定程序担任村委会主任。各级党委科学制定选举办法,使“一肩挑”符合法理要求和村民意愿,做到合法合规,并严格执行换届启动标准和程序。

这是一场深刻的基层治理变革。要“动真格儿”了!村民们慢慢意识到,这一次,自己手里的选票有了不一样的份量,大家开始认真考虑这张票究竟投给谁。在这次堪称天津“史上最严”资格准入条件下,一些曾被判处刑罚、有前科劣迹的参选者被挡在门外,共有1147人被取消参选资格。

在这样的背景下,滨海新区杨家泊镇李自沽村村民们推举了曾到澳大利亚留学、又回村创业的31岁青年张强;宁河区苗庄镇刘庄村回引了本村复退军人、90后青年刘德旺。也有不少“老书记”依旧保持良好口碑,西青区王兰庄村当了40年书记的郭宝印、蓟州区邦均镇小孙各庄村的吴存续等就位列候选人中。

但是,在一些村情复杂的地方,“一肩挑”的人选成了难题:村里找不出合适的人选、候选人之间相互举报、黑恶势力干扰换届选举……市委在选举关键阶段的重要节点3次召开区委书记会议,市委主要负责同志6次到村暗访调研检查推动、30余次做出批示,对候选人提出明确要求:“绝不降低标准、降格以求,要真正选出组织满意、党员群众认可的带头人”。在这样的背景下,本市创新做法,选派在职优秀干部按程序到村里候选,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曾任静海区综合执法局副局长王立新全票当选东子牙村党支部书记,以93%的得票率当选村委会主任;曾任蓟州区委组织部组织科科长的李勃全票当选渔阳镇杨各庄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

基层培养、能人回乡、公开选配……2018年9月20日,经过历时5个半月的选举,天津完成了过往标准最高、要求最严、难度最大的一次换届工作。

“一肩挑”不能“一言堂”

“一肩挑”,意味着责任重了,也意味着权力的集中。“一肩挑”会不会变成“一言堂”?会不会滋生新的腐败?这些问题不可回避。

“现在哪怕我动用村里一分钱,都要实行六步决策法,要接受党员、村民代表、监督委员会等等一系列人的意见和监督以后,才能到乡镇政府去请章。”静海区子牙镇东子牙村党总支书记王立新说:“再说了,谁敢呢?全面从严治党、扫黑除恶,大势摆在这,谁都没有腐败的空间。”

蓟州区编发了“1+6”乡村振兴村级组织体系主要职责任务清单,村干部标准化管理系列制度,实行党务村务公开和村账镇代管、村章镇监管等制度。“能者上,庸者下,劣者汰”,蓟州区委组织部副部长王立民说:“以前的农村干部没有上升空间,工资待遇低,容易权力寻租,现在给他们工资翻了一番,如果干得好,不受年龄限制可以考录公务员和事业单位,但是我们也畅通退出渠道,对严重违反法律法规、岗位目标落实不到位、群众反映强烈的及时果断调整。”

市委从2018年11月8日起,全员集中培训全市3538名新一届村党组织书记兼村委会主任如何干好“一肩挑”。

天津市委主要负责同志在与新一届村党组织书记兼村委会主任培训班学员代表座谈上强调,村党组织书记是基层组织的“当家人”,决不能成为违纪违法的“土皇帝”、“一霸天”,决不能成为家族宗族势力的“代言人”,决不能成为不作为不担当的“和事佬”。要做政治上的明白人,坚定信仰信念,坚守初心宗旨使命,学好用好《中国共产党支部工作条例(试行)》和《中国共产党农村基层组织工作条例》,以自身为表率,推动农村基层组织建设。

监督利剑、执纪利剑、问责利剑一并高悬,严管与厚爱一起体现。今年7月14日,西青区纪委宣布,大寺镇南里八口村党总支书记、村委会主任王汉彬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检查调查。而前不久,李勃等被市委组织部评为天津市十佳村党组织书记。

在新时代乡村振兴之路上,天津已经在乡村基层治理方面迈出了坚定而又扎实的步伐。(天津海河传媒中心记者 印永清 谢百勤 彭丹 赵征 肖荻)

(印永清 谢百勤 彭丹 赵征 肖荻)

【责任编辑:朱月红】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rx@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